冬橖

【TSN/ME】Give me a kiss 给我一个吻(睡美人综合征)

1.

自那场诉讼后,Eduardo就消失在了Mark的生命里。他离开美国搬到了大洋彼岸的新加坡,他换了邮箱换了手机号码换了Mark所熟知的一切联系方式。

他们不再是朋友了,等Mark意识到的时候似乎已经晚了。

此后的两年里,Eduardo打定主意不再与Mark有任何联系,股东大会一直是代理代表参加,各项有关事务也是律师代为处理。所以当他出现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时,Mark是惊讶的,甚至还有一丝隐隐的期待与兴奋,即使他的表情一如既往地冷静。

会议期间,Mark的目光时不时会投注在Eduardo身上。他仍然穿着昂贵而合身的西装,头发用发胶打理得一丝不苟,只是看起来削瘦了些,一向温和的斑比眼里隐隐有着一丝疲倦。

Wardo不太好,Mark直接得出了结论。

在Eduardo第三次抬手轻柔太阳穴的时候,Mark果断开口打断了正在报告公司业绩的产品经理,“你还要多久讲完?”

可怜的产品经理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一脸惶恐地看向Mark。在座的董事们也不明所以地将目光集中到了股东大会时通常充当背景板的CEO身上。

然而Mark不在意这些,唯一让他关注的只有Eduardo也随之转移过来的注意力。这是Wardo到场后他们第一次目光相接,时间稍长的对视让Mark心口一窒,一阵电流通过他的指尖,他下意识抓紧了手中的钢笔。

“如果后面没什么重要的内容,我建议会议到此为止,我还有些重要的编程工作要做。与其在这里耗费时间,做些实际性的工作或许更符合你们要的经济效率。”Mark用他极快的语速掩饰着因为Eduardo的注视而产生的内心慌乱。

Chris有些头疼地看着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Mark,但介于今天Mark的发疯和那个两年没出现的人有关,他姑且放这个任性的卷毛一把。

“呃……这个编程工作对Facebook的升级有重要作用,也许今天的会议内容可以放在下次会议上补充?”

Chris发挥着优秀的公关能力,在座的股东很快接受了这种说法,于是有些小插曲的股东大会很顺利地步入了尾声。

Eduardo在Chris开口时就移开了目光,Mark没由来地感到一阵失落。接着,Eduardo起身离开的动作又让他一下从座位里跳了起来。

“Mark?”Chris开口想提醒Mark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毕竟Eduardo已经受过一次伤了。

Chris语气里劝阻的成份让Mark停住了动作,他本来想上前拦住Wardo的,他觉得他们该谈谈。但Chris想阻拦他?他这种想法错了?

Mark疑惑又无辜的眼神让Chris投降了,他无视身后低声嚷嚷着“复婚”的Dustin走到了Mark身边,语重心长道:“Mark,这样太突然了,而且地点不对。或许我们可以试着约Eduardo出来,然后你们再……聊聊?”

Mark没说话,只是莫名垂眸看向自己帽衫上的图案。就在Chris以为Mark已经接受这个建议的时候,卷毛Mark像飓风过境一般奔出了会议室,而目标是快要离开Facebook大楼的Eduardo。


Eduardo知道自己得快点离开,脑子里的困倦和晕眩感已经占据上风,他可不想明天的报纸头条被“Facebook前CFO股东大会后晕倒在Facebook大楼”占据,毕竟他还有着那么最后一丝尊严。

贴心的助理Mignon已经帮他安排好了一切,接他的车就停在Facebook大楼外。他只要上车就好,那之后怎么样都没关系了。

他就快要成功了,如果不是那只抓住他手臂带着力道的手的话。

“Wa……Eduardo。”Mark压低了嗓音,但听在Eduardo耳里却是带着异常的冲击力。

调整了一下微微凌乱的呼吸,Eduardo强忍着晕眩转过身看向那个面无表情的,他曾经最好的,朋友。

“你……你还好吗?”也许是紧张的缘故,Mark紧抿的薄唇有些苍白。

Eduardo尽量不让自己的表情因此显露出柔和或者欣慰,“当然,我很好。Mr.Zuckerberg,有什么事吗?”

也许是Eduardo的称谓成功唬到了Mark,他直勾勾的目光微微瑟缩了一下,但还是不肯松开手。

“你看起来不好,你总是擅长隐瞒。”Mark仍然盯着那双棕色温顺的眸子,没经思考就蹦出了一句。

Eduardo的身子僵了僵,接着唇角噙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不,擅长隐瞒的从来的都不是我。也许你忘了是谁设套将我从Facebook踢出去的?”

Mark蹙了眉头,“我以为你来股东大会是想通了,那是个商业决定,是你先冻结了账户。而且如今看来很正确不是吗?”

Eduardo承认Mark的话狠狠戳中了他的痛处,一直压抑的晕眩感再度来袭,他恨不得马上就把身体的支配权交给那种永无止境的疲倦。

“好吧,就当是这样吧。我没心情跟你回忆往昔,我要走了。”

Mark苍白的面容显出一丝慌乱,“你要去哪儿?”

对于Mark的纠缠不休,Eduardo只能期望锋利的言语会让他退步,“我要离开这儿!不管去哪儿,离开这里就好!离你远一些就好!”

Eduardo强行挣脱了Mark紧抓不放的手,然后正欲迈步,怀里却突然冲撞进一个有些冰凉的身子。

矮个子CEO的卷毛蹭着Eduardo的下巴,Eduardo想要推开,但最终也只是伸手环住了穿着单薄帽衫的人。也许是怀里的人身上的味道太过熟悉,也许是他下意识想要温暖那总是有些凉意的身子,他就是,没法拒绝这个拥抱。

Mark感觉到Eduardo逐渐软化的态度,环住身前人纤瘦腰身的手更紧了些。正思考着要如何留下这个不愿意和他谈谈的Wardo,肩头忽然增加的重量让他的心不安地狂跳起来。

“Wardo?!”

悉数交付的重量让Mark几乎有些站不住,他紧紧抱着没有任何反应的Eduardo,而Eduardo无力垂在身侧的双手更让他心惊胆战。

“怎么回事?”突然出现的Chris的声音让Mark死机的大脑重新运转起来。

“帮我扶住Wardo!”

Chris帮着架起失去意识的Eduardo,一旁的Dustin惊叫着拿出手机拨打911。

看着Eduardo紧闭的双目和苍白的脸色,Mark紧握的手掌中指甲几乎陷进手心。

不会有事的,他还有好多话没跟Wardo讲,他还要挽回Wardo,不会有事的……



评论(14)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