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橖

【TSN/ME】相亲奇缘

大家不要吃核桃了,来颗欢乐豆吧_(:3」∠)_

1.

如果说人生总是充满了各种奇遇,那现在一定是老天在Eduardo身上开得最大的玩笑。

深棕色的长发末端微卷,施以精致妆容的脸庞显出极富女性特色的柔媚来,更不用说那贴身的短裙和……

看着镜中的映像,Eduardo简直有种想掐醒自己的冲动。然而没用,他试过了,这就是现实世界。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是累了在办公室里小憩一下而已,结果醒来就突兀地站在了这里。

洗手台旁的隔间忽的被人打开,一位正整理裙摆的女士走了出来。Eduardo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女士洗手间里,于是尴尬又匆忙地推门而出。

他低着头走了一段路,然后就在抬头观察周围环境的一瞬,那个坐在窗边的熟悉身影让他一下怔住。

那是……Mark。

翻涌而上的复杂情绪将他淹没,Eduardo被定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而等缓和过来的那一刻,他几乎下意识想要躲开。

他不想见Mark,他不能见Mark。

怀着这种想法,Eduardo脚步匆匆地向大门口走去,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还穿着一双起初让他差点跌倒的高跟鞋。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双高跟鞋,Eduardo没能逃出命运的掌心。要走到门口必须经过Mark身旁,这不难,毕竟他现在的样子连他自己也认不出来,而Mark一直在低头玩手机。他可以的,如果不是那位侍者不小心撞到他的话。

撞到他的力道不重,然而Eduardo踩着一双让他难以掌握平衡的高跟鞋。所以他一个不稳就向前跌去,正好堪堪抓住右前方Mark的座位稳住自己。

“Amy。”Mark看向了他,蹙着眉头而且并没有绅士地扶他一把。

Eduardo愣住,旁边的侍者忙不迭地道歉,他反应过来才说了没关系。Mark刚才叫他什么?难道他们认识?他有些不知所错,最后在侍者的引导下坐在了Mark对面。

“我们直接点谈吧,这次相亲是我妈逼我来的。你应该知道我是个工作狂,我不可能分太多时间给你。如果接受我们就相处看看,如果不接受我们就谈完了。”

Eduardo蓦地睁大了双眼,相亲?等等……所以他现在在加州?他的意识在Mark的相亲对象身体里,难道是意识交换?所以现在这个女生的意识在他身体里?

Mark似乎错误理解了Eduardo惊诧的反应,他点点头,语气随意道,“好吧,看来你不怎么能接受,那我们谈完了。”

Mark的话让Eduardo回过神来,他有些茫然道,“如果我接受,相处看看的意思是我们会成为男女朋友?”

“我以为我说得很清楚了?”Mark耸耸肩,丝毫没注意到对方浅褐色眸子里一闪而过的苦涩。

“我……”Eduardo不知道该如何应答了,这个女孩儿会答应吗?或许他得问问她?

打断Eduardo思绪的是Mark微微白了几分的脸色,他放在桌上的左手习惯性地用拇指掐住了食指。他胃痛了,Eduardo几乎立马就能判定。

而某人似乎还不嫌事大,伸手就要去拿桌上的咖啡。Eduardo抢先一步将咖啡杯拿了过来,引得Mark飘来一个不满的眼神。

“胃痛不能喝咖啡,你是没有常识吗?”观察到Mark额头的薄汗,Eduardo知道这次胃痛应该不轻,“在这儿等我。”

Eduardo起身,忘记还穿着高跟鞋差点起步就是一个踉跄,有些狼狈地稳住自己,他总算安全走出了大门。

他已经五年没来加州了,所以入目尽是陌生的街景。没办法只能找人问路,等他找到药店又赶回来时,已经过去了差不多15分钟,而Mark还在那儿。

他在前台要了一杯水,然后连带着装着胃药的纸袋放在了Mark跟前。

“一天三次,一次两粒。”

Mark没回答,但他的视线几乎锁在了Eduardo身上。Eduardo莫名有些紧张,但看着涂了粉色指甲油的漂亮指甲,他又蓦地放下心来。

“我们以后继续见面吧。”Mark打开纸袋,取出药片后和着白水饮下,“我还有点事,明天给你电话。”

Mark就这么离开了,Eduardo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

“我们以后继续见面吧”“明天给你电话”,Mark果然还是Mark,这种命令式的语气真的能讨女孩儿欢心吗?

不,Eduardo,你知道的,就算Mark的话常常尖刻不讨喜,但相处久了,那些坦率和天才的特质就足以吸引一个人沦陷了。

又坐了一会儿,Eduardo这才想起要联系远在新加坡的“自己”,至少得确认那边是什么情况。就在他刚刚从手包里翻出手机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看来是不约而同,那是他办公室的号码。

果然如Eduardo所猜想,这个玩笑是双向的。那个叫Amy Clark的女孩儿意识正在自己身体里,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别无他法,两个人交换了一系列生活所需要的信息,并约定一个星期后在加州见面。

按照Amy告诉他的地址,Eduardo回到了一个布置简约但面积不小的公寓里。他一进门就脱掉了那双折磨人的高跟鞋,然后在杏仁色的沙发上坐下陷入沉思。

“嗯……Eduardo,这次相亲对我很重要,所以我希望你在我身体里的这段时间能帮我稳住对方,拜托了……”

Amy的话还回荡在耳边,Eduardo不得不开始正视一个事实——放弃那个人是一回事,看他和别人在一起却是另一回事。Eduardo,你该第二次学会放手了。


与此同时,新加坡那边的Amy一边感叹着男神都是工作狂一边顶着夜色回到了Eduardo家里。

已经半夜三点了,她累的一进门就把自己摔进了沙发里。简直太离奇了,她居然和Eduardo Saverin交换了身体?!或者说交换了意识比较合适?

还变得回去吗?谁知道呢……Amy叹了口气,她只是去相个亲而已,结果还真是惊人。说起来相亲,本来她也只是奔着八卦的目的去的,Facebook两个创始人之间的恩仇录实在是引人遐想,况且她也是从哈佛经济系毕业的,当年总是有所与新闻角度不同的听闻。

然后她就真的确定了,在她提起Eduardo Saverin的那一刻,Mark灰蓝色眸子里压抑的情绪不是一般的精彩。为了避免逼得太紧一下就谈崩,她借着上洗手间离开了一段时间,然后一个晃神她就坐在了大学时男神的办公室里。

也许是上天自有注定?秉着乐于助人的理念,Amy在确定自己身体里的是Eduardo之后拜托了他和Mark好好相处。能不能旧情复燃就看他们自己了,校友和崇拜者只能帮到这里了。

Amy从沙发上起身,还是得先洗个澡再去睡觉啊。抬手解开纽扣,一颗,两颗……直到走到浴室的镜子前,她才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要怎么洗澡?!

看着镜子里已经被她解开所有衬衫纽扣而显露出的身体,那锁骨,那腰身……God……她绝不承认鼻端那温热淌下的液体是鼻血……


评论(37)

热度(375)